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古怪妇女的性癖好

古怪妇女的性癖好

加州贵妇杨小青,那天黄昏在河滨旅馆,和男友「幽会」完,回到家的
中,因为忍不住内心中难言的怅惘,几乎要哭了出来似的,一面开车,一
面伤心不止的暗自想着:「唉!如果他也跟我一样,是单身的话,那就好
了!……」可是她明知道,自己也非完全「单身」,也一样是个「有夫之
妇」,只不过先生经常不在家,所以才有点类似单身者的「自由」,和因
为自己早就已经在「外遇」过的经验中,交过、也换过「男友」,跟单身
者的「社交」活动一样吧!

在这样的念头驱使之下,杨小青便出奇地认为既然「男友」可以有另一个
女人(他的老婆),那幺自己又何必光是作个「第三者」?又何不可以也
有另一个男人呢?尤其是一个能够和自己想见面就能见面,比较有「自由
」之身的单身男人,岂不是更合乎自己的要求吗?

于是,还在驱车回家的途中,小青她很自然地就又「幻想」起来……

也正如她许多的「性幻想」一样,她脑海中浮现了自己在某个男人的拥吻
爱抚下,变得殷切、急迫了,身子里的那一部分很快地潮湿了。而男的信
心十足,毫不迟疑地就将他们两人的衣物除了去,在自己禁不住挑逗的躯
体上,肆意地把玩、揉搓、捏弄不停,令她主动将自己两条腿子分张着,
呈着那儿湿淋淋的、肿胀得分撑开来的两片阴唇,而当男人以他巨大的肉
棒在她阴户口上,用圆突突的大龟头磨辗了不一会儿,她就已经忍不住地
把自己的两腿扒分得更开来,对男人唤着说:「喔!宝贝啊!快进去吧!
我早已空虚死了!……」

男人没有吭声将她两个小小的奶子抓住,用力捏着,直到她终于受不了了
,嘶叫着:「啊!宝贝!插进去!插进我里头去吧!」……

这幻想的情节,延续下去,自然就又像杨小青才作过的,和「男友」「幽
会」时的事一模一样,充满了激情、和香艳无比的,绮丽的画面与声浪。
以緻于在她两手执着方向盘,眼看着回家的公路时,她的身子在车里的座
位上,又开始不安、难耐地蠕动了起来……等到她于抵家,匆匆奔向厕所
,拉下三角裤,往马桶上一坐,任那蓄满的一大泡尿,急促喷洒出来时,
才歎了一大口气,看见自己在旅馆房间,临走时换穿上的这条三角裤档中
央,又已被自己分泌的液汁浸湿好一大片了!

杨小青今天与男友的黄昏「幽会」,只因为男友要赶回家报到,所以到最
后是连晚餐都没吃就不得不分手的。而现在在家里,儿子和管家已经吃过
饭,她自己也实在没胃口一人吃,就想,到厨房抓根香蕉填填肚子吧!…
…自然,当她的小手执着那如阳具般的香蕉时,小青的心中,又不可避免
地想到了男人的肉茎,而她张开了嘴巴,将香蕉往里面插入之后,不用牙
齿咬断它,却合上嘴唇,吮吸了起来……

当杨小青她一人在厨房,含着一只香蕉在口里,正要开始像对男人作着那
模拟「口交」的动作时,她就听见管家走过来的脚步声,她吃了一惊,赶
忙把香蕉咬断,吞下去一节之后,就听见管家走进厨房说:「啊!……太
太,你回来啦,早先在晚餐前,有个找你的电话,可是我英文不行,没搞
清楚他的名字……」

「哦!是男的?还是女的?」

「听来像是年轻的男人,会不会是少爷的家庭老师?我不敢肯定。」

「哦,那就算了,也许待会他还会再打来的。」

杨小青嘴上仅管这幺说,心中却不禁打着转,不知这个电话会是那个男人
打来找她的呢?自己才刚和现任「男友」幽会回来,当然不可能是他,而
那个「银行经理」查理,自从跟他「分手」后,也多久不曾连络过,除了
这两个,就只剩下德州前任「男友」了,难道会是他?而管家特别提儿子
的家教老师,倒意外令小青坠入无限暇思中了……

原来,杨小青为了儿子功课有人指导,请来一位现仍在大学唸书的男孩子
,名字叫坎(或是叫肯的),是个个子高高的,体格算是满魁武而强壮的
青少年,由于他的一幅金髮蓝眼、少年英俊的形像在第一次见面就打动了
小青的心,而僱用他以来,儿子对他的教导也十分满意,所以她就相当放
心,对他也十分友善,不时在他来家为儿子上课时,为他倒冷饮、请他吃
点心,在他临来或离去时,与他愉快地搭讪,聊上一两句话……

然而会使小青在一被提到他时,就产生暇思的原因,却是她对这男孩子,
在「心中」,和在「身子里」,一直蕴藏着特别的「情愫」,在私底下(
包括她身子的「底下」),她总是将他视为「性幻想」的对象,与他在无
数的春梦和绮丽的想像之中,极尽淫浪地作着那种「见不得人」的事,一
方面是弥补她在跟丈夫之间得不到的─男性爱,澈底展现着饥渴不堪、需
要到极点似的骚浪,而同时却又告诉自己,那只不过是像对邻居小男孩的
「喜欢」罢了。

就正因为如此,仅管在事实上她没有和儿子的老师有过「不轨」的行为,
但也总是在与他接触时,有意无意地、或含着「暗示」性地,传递出那种
「讯息」,却又因地位、身份的一关係,不敢再有进一步的表现或要求,
以緻于这样「若有若无」的示意,就变得像是对这小男孩,也是对小青她
自己的,一种「挑逗」了。

直到八个月前的那一次,坎在她家为儿子上课上完,外面下大雨,他没法
骑脚踏车回去,看看那雨又毫无停歇之兆,小青就提议自己开车送他。把
单车放进厢形车里,他们俩人开往男孩住处的途中,小青与他搭讪,扯到
了青少年社交的话题,她就问他有没有要好的女友呢?坎有点脸红着答道
:「本来有一个,可是最近吹了……现在没呢!」

「为什幺?……坎!像你这样既英俊、学业又好的男孩,喜欢你的女孩一
定不少吧!是不是你对女友的挑选,标準太高了呢!?」

「也没有啊!张太太,我……不过我倒是比较喜欢懂事点的女性,像许多
女孩,她们大多太幼稚,真的就是女娃娃,我就不太喜欢……」

「哦!?」杨小青一听,暗自问道:「懂事的女性?那幺他……」

她不自觉地嚥了下口水,想再探问,却又怕显得太大胆,便改口道:「啊
,真不巧,曼德琳在东岸上大学,要不然我会就介绍她跟你认识的,说懂
事,她就是个非常懂事的女孩,她的照片你……看过的。」

「喔!是的,她也很漂亮,谢谢你的好意和对我的讚美,不过……」

「不过什幺呢?」小青不禁又好奇了起来,但她却又补了一句道:「你们
年轻人,只要是正常社交,作父母的都会赞成的啊!」

「是,张太太,我只是觉得……你对我的信任,会想到把女儿介绍给我,
让我觉得从不曾有过……好持别的感觉呀!我也不知道……」

坎的回答,教杨小青突然也觉得十分尴尬起来,她用眼角偷偷扫向男孩,
在那一瞥的剎那,眼光却溜下到了他身着的牛仔裤的胯间,正好瞧在他那
肿肿的、鼓鼓的、一大包的东西上。她心中一震,立刻就收回了目光,朝
前窗外大雨中的公路注视着,但是同时,她却已发现自己身体内部一种难
言的骚痒,而不自觉咬住唇,沉默地发不出声了。

杨小青知道她得赶快作解释,但是当她底下的炽热,愈来愈难熬地灼烧着
,令她紧抓住方向盘,将的身子在车座位上蠕动起来时,她惶恐地以为男
孩已把自己看穿了,便抑製着自己屁股的扭动,挣出口说:「我当然是很
信任你的嘛,坎!不然……我也不会要介绍曼德琳,更不会想到给你……
特别的感觉呀!」才一说出口,她就立刻后悔了。

幸好,男孩的住处就到了,在路边停下车,她想倒车到门边,好让坎取单
车时不緻淋雨,男孩说:「没关係,不用倒车,已经在门口了,我可以自
己取单车的,张太太,谢谢你送我回来!」正要开门下车,杨小青突然不
知怎的,就伸手拉住了他的臂膀说:「等一下,坎!」

小青强压抑住急切的心情,挣出一丝异样的笑容说:「坎,请别把我说的
话,放在心上,好吗?……其实我是关心你,才那幺样说的,反正……你
在我心里,是个好孩子,我是喜欢你的,知道吗!?」

男孩两眼盯着小青看,看得她发慌,正要避开他的眼神时,他才说:「嗯
!我不会放在心上,我也知道张太太你是喜欢我的。」

在这天的大雨中,小青望着男孩冒雨匆匆把单车抬进门,等到大门合上,
开车回家的途中,她已经再也忍不住地一面开车,一面急忙将手伸到自己
的胯间,自慰起来。

抵家后,小青直奔厕所,把自己搓揉到全身颤抖得连喘着:「天哪!天哪
!……我……不但喜欢你,而且是要你的啊!……呜∼啊!……宝贝!…
…坎!我的宝贝!……爱我!爱我吧!……把你的大东西,给我吧!我需
要男人!……我需要得都快要……熬不下去了!坎!!坎啊!…… 我!
…… 我吧!」

叫出了那种淫秽不堪的话,杨小青就上了高潮。

因此,当这天晚上,她女管家提到儿子的家庭老师时,难怪杨小青要再度
陷入那暇思中了……仅管她和男孩那一次接触,是在与查理吃异国情调餐
之前的事,而从她和查理开始到结束,再与她现任男友的连续「幽会」以
来,也早过了有近半年之久,但在小青的心中,却仍是鲜明的记忆,更由
于那天雨中在车里与他独处,从头到尾都未 矩,便在她后来与其他男人
有的那种淫浪关係对比之下,更令她难忘了。

自那天后,几个月来,坎还是照旧每週来为儿子上课,但由于杨小青自己
心有所繫,对他虽然识友善如故,也不免有点疏忽,有时连招呼都忘了打
,或在坎下课离去时仍呆在房间里不出来。但是,却还是又会在她慾火难
熬的夜里,以手或按摩棒自慰的时候,把男孩当作性交的对象,想像自己
被他插得如疑如狂……

大概这就是杨小青性心理和性行为之间的矛盾吧!

特别在今晚,小青由管家口中听到坎可能打电话来找她,忍不住产生的这
种暇思,在预期着他可能还会再试着打来的盼望的心情下,就更形绮丽美
艳了。她把房吃完了的香蕉皮扔掉,也没洗手,就走回了房间,逕自进到
浴室里,在镜中瞧着自己,像对着另一个人似的,媚媚地瞟着「他」说:
「宝贝!我当然记得,你那天对我说的,不会把我乱讲的话,放在心上。
……可是宝贝,我可是天天都会,回想你讲的那句──持别的感觉──那
句话呀!喔!宝贝!你记得的,对吗?」

杨小青对镜幻想着男孩就在她身后,他强壮的臂膀环抱着自己,两只大手
掌抚着自己扁平的胸脯,但是却也一轻一重地捏着,揉着,令自己的两颗
奶头都硬突突的挺立了起来……

她两眼微微闭了上,轻哼出声,喃喃地呓着:「嗯∼!宝贝!……你知道
我……喜欢你已经都好久好久了!可我一直都不知怎幺样……对你表达,
你才了解我那种……喜欢,是有多强烈、多幺控製不住呢!坎!……喔∼
坎!……自从你为我儿子上课以来,我好多次都是眼睛看到你,底下就会
骚痒、难熬得……那种水都忍不住……湿透了三角裤呢!……宝贝!你一
定很清楚……知道我的需要吧!」

对着镜子,小青的手,一面抚到自己的腰腹,一面仍然媚兮兮地朝镜子里
瞧着说:「宝贝!你……每次看着我的那种眼神里,是不是也看穿了我?
……看透了我身子里……那种需要男人的……性饥渴?宝贝,喔!……坎
!坎!……抱紧我,抱紧我吧!……把你的那根大宝贝压到我的……屁股
上面,拱我的屁股吧!……喔∼!喔∼!」

小青的呼吸急促了起来,轻歎声变成激烈的喘声:「啊!……啊!!宝贝
!你……你好硬、好大喔!拱得我都……快要忍不住的,更那个了!!喔
∼!宝贝,你……喜不喜欢我?喜不喜欢我的……屁股!?我……那儿,
一受到刺激……就会令我性慾也亢进起来耶!……喔!宝贝!再拱我!…
…拱我啊!……啊!」

小青把小腹抵在洗手槽边,将自己的臀往那硬硬的大理石上一阵阵的压着
,旋扭着……到最后,她仰头大声歎叫了:「啊!……宝贝!快……快!
快用力……弄我的屁股!拱到我屁股沟里去吧!……啊!!坎!坎!!」

就在这时,小青卧室里的电话铃声响了!

急急奔入卧室,小青扑倒在床上,抓起床边灯儿上的电话:「喂?」

果然是儿子的老师坎打来的电话,小青的心砰砰跳,都快跳出来了!「是
啊!我是张太太。……我下午有事在外,晚餐都没在家吃,是你打电话来
的吗?……找我有什幺事吗?」忙解释了,却忍不住好奇。

「也不是什幺要紧的事,只是想……请你帮个忙,不知道你……」

「哦!有什幺我能帮的?仅管说吧!……」

原来坎要搬家,想跟杨小青借用她家的厢形车,好载行李、脚踏车。

「那啊!没问题,你何时要用?就来拿吧,反正我家好几部车……」

这幺答应了,小青又立刻想起问道:

「对了,坎,你是那天搬?……喔,下礼拜一呀?……那天我们公司也放
假,那我看我就乾脆开车到你那儿,帮你搬搬小件的、零星的东西怎样?
……啊?……为什幺?……没关係呀!真的没关係!」

杨小青的「热心」,坎先还不敢接受,但听她口气真诚,就答应了。

于是小青跟他约定了下礼拜一一大早,到坎的住处。

讲好了之后,坎又再「事前」先道谢再三,令小青不觉心里飘飘然。

「不要这幺客气嘛!坎,反正我也没什幺别的要紧的事,……帮你这小小
的忙,可以说是最微不足道的了!……是吗?我也是啊……这几个月来,
就是因为几桩事情忙得,都没和你打招呼……还好现在总算是都忙完了…
…」

「当然不是啊!……我还是一样对你关心啊!……什幺?……你不要多想
乱猜嘛!……我会,我会的啦!好啦!你放心好了,你是我信任的儿子的
老师,我也是把你当我的孩子那样,关心啊!」杨小青说这话时,她心里
明白,是违心的。但她真正的心意,实在是说不出口啊!于是,她就又画
蛇添足地,对男孩解释着。

「你也是知道的,亚当他爸爸,为了生意,一年到头都在外面跑,在家时
间不多,而我……我仅管在公司上班,也不是真的一天八小时,或者天天
都得去。……所以也可以说是玩票、打发时间的啦……」

「……也不是那幺多就是了,只几个而已,可是她们的时间不像我那幺有
闲、有弹性,要见面,都是得先约定好,所以也没那幺经常啦。……你是
说我们哪?……你跟我?……那……那你的学业,跟你们年轻人应有的社
交活动……我可不愿你因为要……多陪陪我而受到影响啊!……真的,坎
!……我是说真的,你的好意我明白,可是,可是我跟你……年龄相差那
幺大……都属于不同世代了,你还会对我有……有……」小青说不下去了
,双颊都通红了,可想而知,电话那一头的男孩,是如何说进了小青的心


「……」听着坎的话时,杨小青已经紧握着电话筒,仰躺在床上,两条腿
分张开来,把屁股在床单上像磨子般旋扭着,喉中仍像应着坎的话,断断
续续地「嗯……嗯!」出声,而她的脸颊红得像被灼烧着,心里又羞、又
激汤的交织着慾望和伦理的矛盾……最后才说:

「那……那我在你的心中,也是一个……对年轻人有吸引力的……女人吗
?……」她听着坎的回答时,整个的脸都笑开了,细声应着:「我才没你
想像得那幺好呢!……你,不过你也真是嘴巴好甜……」

杨小青这时候裤子腰际的扣子已经解开,两条腿分得开开的,她一只手伸
到胯间,揉搓着自己的私处;一面继续听着那头男孩的话,一面愈来愈激
烈地自慰着,但是她还知道咬紧了唇,不让那种声音并发出来被他听到。
到最后,她的高潮上来了,她紧紧压製着那种忍不住的声音,急促应着:
「我在……!我在这儿啊!……嗯!嗯∼!」

高潮完了,杨小青才嘘出一口气,然后听男孩问她怎幺了,她才说:「没
什幺啦,只是一时的,吃东西哽噎住了一下,现在没事啦!请不用为我担
心……」然后听他又说了什幺,她声音中就带着笑的应道:

「就是嘛,我就是常会……在吃东西的时候,好急性子的,一下子就哽住
啦,或是……啊?什幺?……吃的是……香蕉嘛!……嗳!嗳!别想歪了
好不好!……好啦!……好啦!坎!……我答应,我答应你我会小心的…
…好吧!……那就留待下礼拜一,我们见了面时,再继续谈吧!……好!
好,晚安!……」

挂上电话,杨小青开心的、满怀高兴地进入了梦乡……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